當前位置:摩托吧首頁 > 摩旅 > 游記 > 正文

一路向北(下)

日期:2016-02-14 11:27:47 來源:韓 明

分享到:
摘要:回不去的地方叫故鄉,到不了的地方叫遠方,多少人就這樣,一直在路上。————題記。過了金河,我的主油箱沒油了,這下可壞了,我趕緊打開副油箱,我并不知道我的副油箱到低能跑多遠,5月份去嘎仙洞返回加格達奇



回不去的地方叫故鄉,到不了的地方叫遠方,多少人就這樣,一直在路上。————題記。

過了金河,我的主油箱沒油了,這下可壞了,我趕緊打開副油箱,我并不知道我的副油箱到低能跑多遠,5月份去嘎仙洞返回加格達奇時也遇到一次沒油,副油箱的油曾經跑了30多公里。這里還有40多公里才能到根河市加油。跑吧,跑到哪里算哪里。

老張說:“沒事,沒油了我拉著你。”

“這么遠的路不能拉,只能在你們的車里放油給我。”

走著走著突然下起了急雨,我們趕緊停車穿上雨衣,雨靴繼續前行。這一段路比較好走,我的速度保持在90km/h以上在雨中穿行。鋪裝路面加上我的龜背輪胎不用擔心側滑,速度低于90km/h 頭盔上風擋布滿了雨水,看不清前面的道路,而高于90km/h,風可以將風擋上的雨水瞬時吹走,這樣能保持良好的視線。這時,我一路領先跑在了前面,因為我的主油箱沒油了,等我徹底沒油時他們兩個人能幫助我。





謝天謝地,總算到了根河市加油站,加滿!在根河市上高等級公路時,導航出現了問題,導錯了方向,我們應該向東南走到伊圖里河沒走多遠我發現走反了,我們又返回根河從左側匝道重新上S301,主要原因是根河這里指示標記不全,兩面都是S301但方向卻不同。

一出根河,我們遇到了此行最險要的盤山公路,一般的路都是修在半山腰,坡度相對小一些。而這里卻修在了山頂上,路邊排著大的方形水泥塊,水泥塊上掛著五顏六色的輪胎,彎道的外側是高大堅固的鐵網,這些措施都為了遮擋失控的車輛,以免直接沖入萬丈深淵。一個接著一個的發卡彎,我帶著前后剎車慢慢順著盤山公路下山,這是迄今為止我走過的最險要的路段。我想:這要是冬天下點雪,裝滿貨物的重型汽車可怎么上來呢?聽說有一個摩托車友由于疲勞困倦,瞬間就沖出了道路,掛在了鐵網上。

到了伊圖里河道口,我們該分手了。他們倆奔牙克石到呼倫貝爾;我將要奔阿里河方向走。告別,互道珍重,各奔前程。這時,是下午15點多。

從克一河到甘河路段又遇大雨。晚17點多,我到了甘河,住在“吉祥旅店”。因為第二天早晨要去布蘇里軍事基地,距離這里還有20多公里。旅店的老板讓我把摩托車放在車庫里,這樣,我就可以放心睡覺了。這一天跑了521公里。





布蘇里旅游區原名嘎仙洞軍事基地,是由當年黑龍江軍分區司令員王名貴親自選擇的地址。當年王名貴率領部分抗日聯軍在極其困難危險的情況下曾在此一個天然山洞中安全躲過了日本兵的搜索,對這一地區的山型地貌留下深刻的印象。

1967年,按照中央軍委的部署,針對前蘇聯沈陽軍區在大興安嶺原始森林嘎仙洞地區開始構筑宏偉浩大的國防工程。部隊番號81932,代號607,占地面積23.4平方公里,隸屬于沈陽軍區,為東北最大后勤軍事基地。有兩個工程團,一個汽車團,一個守備團若干個民兵營進行會戰,國家投入27個億的建設資金,歷經30多年建設。該軍事基地歷經了冷戰時期的風云變幻,充分體現了我國國防的時代特征,對于威懾敵國、鞏固邊防做出了歷史性的貢獻。

葉劍英元帥曾兩次來到該基地,并在元帥樓下榻。林彪曾為08哨所題詞“北國第一哨”。





在此能參觀到宏偉浩大的地下油料庫,導彈庫及其他武器軍備庫,有葉帥下榻的將軍樓,林彪題詞的北國第一哨,雄偉壯觀的兩座歐式山門,中國最北的千佛洞造型別致的關帝祠,人跡少至的原始森林。設有腳踏船、射擊、多人自行車及各種民族風情表演等游樂項目。

布蘇里是鄂倫春語,語義為“森林茂密”的意思,是當年和現在的車站名,該車站專門為這個軍事基地而建。

按照歷史沿革變遷,布蘇里旅游區主要弘揚了遠古鮮卑洞窟文化及國防的現代特點,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追求富強和捍衛和平的民族精神。

布蘇里旅游區環境幽雅、山清水秀,在這里能品味到大興安嶺獨具特色的山珍野味,能夠享受到鳥語伴您入睡的靜謐,所有客房簡樸潔凈,與山莊環境渾然一體,這里是度假、觀光旅游、會議、學習的好去處,布蘇里被游人譽為“塞外廬山”。

文章關鍵詞:

向北摩旅騎行摩托

分享到:
一本之道高清乱码,水果视频app黄,国产免费视频在观看p